从P1到P7——我在淘宝这7年_知识库_博客园

2019-02-07 08:19字体:
  今天有同事恭喜我,我才知道自己在淘宝已经七周年了。很多人第一句话就是七年痒不痒,老实说,也曾经痒过,但往往都是一痒而过,又投入到水深火热的工作中去。回家之后就想这七年我到底收获了什么,且不论成败与否,这7年的经历,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。正牌七公曾经说过,要是写一本淘宝的历史书,一定很多人感兴趣,其实我也很想写写这样一本书。2004年12月8日入职的时候,我和衲子如幻一起进来,迎接我的是骆冰和岳旭强,骆冰是百阿的班主任,岳旭强是我的师父。当时还没有百淘,先参加了百阿,百阿给我发了一本书叫《完美商店》,讲的是eBay的故事,看的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我也写一本淘宝的故事来。我进淘宝非常偶然,当时只是看到这个网站做的不错,自己也不想继续做对日外包的工作了,就过来面试了一把。进来的时候我被震撼到了,跟传统的企业非常不一样,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还有前台的香香的好朋友笑的很亲切,原来公司的前台都冷冰冰的。武当三丰给我两张笔试题,我估计做的很烂,但是居然通过了。财神面试我的时候,问我为什么到这里来,我说很欣赏这家企业发展这么快,这么快的企业里面一定有很多高手,跟高手在一起一定成长很快。我每说一句,他点头嗯哼一下,以至于后来我跟老婆形容公司的CEO的时候,她只记得那个喜欢嗯哼的人。做完第一个需求,感觉好牛叉,自己写的代码在系统上运行了,一下子有了信心。当时HR成立了百淘的项目,我先去百淘二期玩了几天(本来要我参加一期的,但当时忙,延迟到了二期,胖胡斐是我百淘同学,现在百淘已经过一百期了),回来就投入到一个更牛叉的项目支付宝。第一年进来是P1,现在已经没有P1了,后来调整过,我当时进来应该是算P3的样子,记得年底的时候三丰给了我4分的评价(超出期望),然后升级为P4了,那是我成长最快的一段岁月。做完支付宝,公司给弄了硕大的庆祝仪式,带我们一帮人去了千岛湖。玩的很爽,但我有有点不安,因为我跟这帮人混了3个月,实际上只做了3个功能,一个是创建支付宝交易的接口、一个是接收支付宝订单状态的接口、一个是绑定和解绑支付宝账号的功能,而另外的牛人们,搞出了那么巨大的一个系统,我处于深深的拜服中。半年之后,淘宝网的outing又去了千岛湖,后来另外两个项目的庆祝,也去了千岛湖,到后面我都认得那边的道路了。我的PM生涯从2005年持续到2008年,这三年又大致分为两个阶段,一个是新手上路阶段,自己摸索着做了【商品详情拆分】、【收藏夹改造】、【支付宝认证】几个项目;另外一个是死去活来阶段,做了【我的淘宝ajax版】、【招财进宝】、【淘宝旅行】,为什么死去活来,因为后面这3个项目死了2个,活了1个。【收藏夹改造】是一个稍微再大点的系统,最早淘宝的收藏夹只能收藏商品,我跟万剑、领军几个人把收藏夹改造成能收藏店铺、能收藏搜索、能把收藏的内容分类处理,当时的UI设计可能是承志(@SharkUI)做的,看他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的扣,才发现他比我们写代码的更苦逼。这个项目算是一个比较完整的项目过程了,我除了写代码,也做些计划之类的东东,所以后来就开始写项目管理的文档了。【支付宝认证】是淘宝的一个创新,淘宝在成立之初就要求卖家实名认证,最早的认证方式是让用户上传身份证照片,我们去连接公安系统的网站来核对信息,核对一个要交5块钱,成本相当高。后来浅雪(@面我)过来当PD了,提出了一个新的认证方式:我们认为银行里面一定有用户的身份信息,而支付宝又跟银行有合作,那就可以通过银行的用户信息来验证身份了。所以支付宝认证的原理就是:用户提交身份信息和银行账户,我们往这个账户里面打钱,打进去之后用户填写收到了多少钱(我们号称打过去的是1块钱以内的金额,实际上只有几分钱),用户填写的跟我们打出的是一致的,那这个人的身份就是对的。这不仅降低了认证的成本,也使认证的效率由原来的一周左右变成一天以内即可完成。由于我跟支付宝比较熟,又做过PM,就理所当然的做起了这个项目的PM。据说这个项目后来申请了专利,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创新。这三个项目我做的很顺利,认为自己已经能称得上是项目经理了,但巨大的失败在后面等着我,由于后面那些想起来太伤心了,先写到这里吧。2005年年底的时候,我结婚了,跟老婆匆匆领了证就往公司跑,因为当时我负责了一个更大的项目,重构【我的淘宝】。由于太匆忙,结婚证掉在了半路上,后来有人送到了民政局,结果一天去民政局领了两次结婚证。接下来淘宝历史上第一个群体性事件爆发了,试用完新版本的【我的淘宝】之后,很多卖家愤怒了,说不会玩,一灯就和承志一起商量怎么把页面改得像个网页一点,改了半个月,愤怒依然没有平息,我很无奈地看着这两个人在那里坚持,然后跟老板们商量怎么办。后来我们用了一个很挫的方法给自己一个台阶,到论坛上让大家投票要不要使用新版【我的淘宝】,投票结果是一半以上的反对。于是这么十来个人做了3个月的系统被杀掉了。我当时只感觉对不起这帮兄弟们,也对不起自己领的这3个月的薪水,走路都抬不起头来。但这还不是最痛苦的,最痛苦的是我们下线之后,另外一拨卖家不满了,说这么好的功能怎么没有了?接连两个项目都挂了,我反倒不怎么悲伤了,已经被老板悲伤完了,心态反倒轻松了许多,很多东西,不是你努力就能成功的,也许应了那句话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。这期间也做了很多日常性的需求,印象最深刻的是胖胡斐有一次给我提了个需求,年底了要做个抽奖的系统,要求在抽奖人数能预估的情况下,系统能够即时开奖,发奖数量要均匀分布在一天的时间内,发出去的奖品不能超过预设的值,也不能有奖品没发出。真会难为人,我想了很久搞出一个算法,用随机数来做抽奖的种子,数字在某一个区间的时候算中某一等的奖,每个小时发几个奖有限额,发完之后在这个小时内的数字即便在中奖区间也不算中,如果前面一个小时很快就有人中奖,减小后面一个小时的中奖区间。这个算法后来被应用到多次抽奖活动中。2007年春天,老婆回老家生孩子去了,我在公司开始生我的孩子,就是下一个项目【淘宝旅行】。这个项目之所以我觉得像是自己生的,是因为我从最早期的商务调研就跟进了。我们想做一个集团版本的旅行服务,可以接入淘宝、支付宝,也可以接入B2B的系统,于是后来我们做出来的第一个版本的【淘宝旅行】是用支付宝账号登录的,跟现在的一淘接入的用户系统是一样的,当时很多人会觉得很奇怪,怎么不用淘宝的用户信息。老板们看我闲着,合作方也是我比较熟的支付宝,于是我阔别2年之后,又一次跟支付宝合作了。我跟着支付宝的BD们(孙权、夏波波)去拜访一家家的航空公司,谈合作方式和分成模式,我第一次坐在谈判桌上跟这么牛叉的国企谈判,只在他们问我能不能实现的时候做一下技术分析。国企中有不少有眼光的人才,他们希望做点创新的事情来,但整个体制太重了,谈了半年,没有结果。于是我们又转向跟代理商谈判,这些商人嗅觉非常灵敏,他们意识到有淘宝这么多的用户接入进来,是一个很大的市场。他们都很积极,于是很快【淘宝旅行】的模式就做成代理商作为商家的服务平台,代理商赚钱了给我们分成(分多少?不告诉你)。看着这个孩子在慢慢长大,这个过程中我们做了零零星星的一些日常需求,实际上工作量不大。因为我们都是土鳖,又挖了几个机票行业的人过来,一个是处端,一个是从艺龙挖来的老板。当时另外一拨人被关进了湖畔花园,做了【淘宝商城】,他们从湖畔花园回来之后,【淘宝旅行】这个垂直市场的项目被划分进了商城,然后我们团队被并入商城的技术团队。但每次跟行癫开周会的时候,他们讲商城的种种事情,我都插不进话。到了年底,商城蓬勃发展,但机票的业务没有太大起色,这一年我也不务正业啥都干过,在技术上没有多大进步,被打了个3.25分,P6不变。有人担心,写到后面会不会变太监了。其实越往后面就真的越难写,一方面是那些人就在你旁边,你要顾及他们的感受;而那些事,也才刚刚过去或者正在进行中,身在其中很难有个客观的描述。不过既然都写了这么多,那就继续写下去吧,后面的事情比较近,也不太有名,估计感兴趣的人不多了。我曾经写过一篇博文,是对于小黑屋的描述,淘宝有个传统,牛叉的项目都要在小黑屋中进行,当年我们做[我的淘宝]和[招财进宝]的时候,有人羡慕我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。到了08年的时候,我开始羡慕别的关在小黑屋里面的人了。这样的人有两拨,一拨人做了传说中的[淘宝商城],一拨人做了传说中的[淘宝系统3.0]。做淘宝商城的那拨人暂且不说,淘宝主站系统在那个时候经历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但[淘宝旅行]最初两年的发展非常缓慢,商城在做业务的创新,主站在做技术的创新,我们这个团队游离于商城和淘宝主站之外。这个时候,有人来挖我了。我总是容易被女人说动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,而郭芙就是这样的女人。她问我淘宝主站拆分之后,对测试有什么挑战?我说系统分层多了,出错的几率大了,但功能测试无法探测到下层。她问有没有办法深入到代码级别来测试?我说有但很难做。她说难才找你的嘛,有什么办法来作?我说做单元测试,但单元测试最好让工程师自己做,我们做再往上一层接口的测试。然后她说英雄所见略同,我已经有几个人在做了,你愿不愿意一起把这事做大?这时候发现她挖了一个坑给我跳。(^_^) 不过这是淘宝项目开发中的一项很大的变化,做好的话将对系统的稳定性有很大保障,而我也觉得每天在那里卖机票有点乏味了,那就搞点没人搞过的事情吧。在测试团队做的很开心,也有机会跟更多可爱的女孩子共事。但从很多人的眼光来看,一个开发的人员去做测试好像有点奇怪,我也常常思索自己这么跳来跳去到底好不好。直到前面一段时间,网上流行3种青年,我也把工程师大致分了一下类别:普通工程师跟着业务跑,来啥需求做啥事;文艺工程师专注于自己的领域,研究的非常精深;2B工程师跳来跳去,啥都干,啥都浅尝辄止;还有一种工程师叫牛B工程师,啥都能干,啥都精通(这种人在工程师心中叫神)。而我应该属于第三种,不过我幸运的是,淘宝里面机会太多了,我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作为一个2B工程师,渐渐的开始不务正业,到了09年就很少写代码了,做些上通下达、资源协调、关系处理、甩手掌柜之类的事情,完成了一个P到M的转变(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:这个码农废了)。但做了M之后,才知道管理真的是一门艺术,尤其是管理一群女孩子的时候,简直是处于艺术殿堂的巅峰。那时候从一位大侠那里听到一个理论,作为M,就不可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你。这对于一贯喜欢做好人的我来说,很有难度。但做了2年M之后,有位同学说我是个老好人,这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,说明我这个M没有做好。据说是因为有人推荐,09年底的时候,老板的老板的老板来找我,我以为出啥大事了,原来是他们发现团队大了,壁垒也大了,知识的传播和传承有很大障碍,需要一个专业的技术培训团队。而我,啥都干过,又喜欢张罗些培训和交流的事情,似乎挺合适的。我认为团队的成长是M的第二等大事(第一等是干好活),那跟带一个小团队来比,支持整个大部门的成长似乎更能发挥我的余热。但这个我一手建立起来的团队,大部分人都是我找了无数简历、打了无数电话才找到的,我投入了太多的感情,实在不舍。思前想后,心理斗争了很久,明白大家都能独当一面了,我离开对他们没啥损失。于是挥一挥衣袖,我走了,不过还是没忍住眼泪。这一年的测试生涯,我仿佛又处于最初的创业时期,理论、方法、技能、团队都是从无到有,跟测试团队的其他人员的配合也是从生疏到默契,所有的事情都是摸索着来。这一年我技术和管理水平没多大提升,却犯了很多错误。团队成员之间出现问题的时候后知后觉,处理人员关系的问题简单粗暴,工作的安排像是甩手掌柜。但这一切过后我收获的是心态变了,慌乱之后开始变的从容。于是淘宝技术大学旗下第一个项目开始启动了,我们叫它逐浪堂,取长江后浪推前浪之意。我们收集研发部里面所有的业务、框架、规范、流程、工作方法,教给这帮同学们。这些东西收集上来之后我们发现需要有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培训完,于是逐浪堂前面几期的同学接受了我们两个月的知识灌输。然后我们去访谈他们的意见,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东西太多了,如同把天山童姥的功力传输给一个路人甲一样,他会崩溃的。当然这些同学们也有不少是像虚竹这样的,本身天资聪慧,可以接受这些东西,成长很多。2010年我们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应届生的培训,逐浪堂项目几经修改,我们对知识分门别类,对课程精益求精,最终成型到了现在的样子:应届生接受2周的逐浪堂脱产培训,内容是通用技能;进阶版的技能我们放入在职培训,叫做追风堂;经验分享和大师交流我们叫做百家讲坛;还有一拨社会招聘的员工,他们参加3天的脱产培训,叫做飞云堂,主要传授淘宝特有的技术和框架。支撑这些项目开展的是一个讲师管理机制,一个课程管理机制,还有一个在线报名的培训平台。在工作开展的过程中,我们也有不少创新。兄弟公司的培训管理员曾经说过一个事情,他们找培训公司给他们采购一个数据库的课程,人家说最好的DBA都在你们这里了,你让我到哪里去找?我们发现其实很多业内顶尖的人才都在公司内部,去外面找都找不到。那我们能不能像采购外面的课程一样从内部讲师这里采购课程呢?在得到老板们支持之后,我们开始重金在内部悬赏这样的课程,把某项技术讲透,需要8个小时以上的时间,需要有良好的课程设计和授课技能。悬赏发出之后一下子挖出了十来门这样的课程。说是重金,其实比他们去外面讲的价格还是要低很多的,而且这样一整天以上的课程,对讲师来说是工作之外一个很大的投入,给些激励也是应该的。于是他们讲过几堂课之后,拿着我们发的iPad,既感觉荣耀,又帮技术大学做了很好的广告。2009年刚从测试到技术大学,没有晋升,我也觉得的确不够资格。在2010年底的时候,我充满信心。那时候淘宝的晋升机制变了,需要给一个晋升委员会去做汇报,很多人从述职面试回来都深受打击,我也是其中一个。老板们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觉得培训的本质是什么?我说这是一个好问题然后我继续留在M1的级别上。这一期先打广告,哈哈。首先帮@胖胡斐 推销他的新书《玩法变了》这是一本讲述淘宝店怎么运营的好书,用一个很俗的词来形容,就是干货!里面提到抽奖的玩法,其中有一次活动就是我写的代码。在魅力属性这个篇章里面也出现了我的名字,嘿嘿。然后再打一个广告,就是老包宗曦翻译的《触动人心》,讲苹果上的用户交互的,也是精品。我在淘宝遇到的牛人很多,但心甘情愿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的神人不多,而胖胡斐和老包属于神人这个范畴。我和胖胡斐一起学车,我们倒车都是回头看车屁股,只有胖子扭不过头,他是看后视镜倒车的。另外这家伙过圆饼总是会压到边,被@华黎曾宪杰 和教练嘲笑的都快懊恼了(不过,我也是被他们嘲笑的一员)。宗曦之所以被我佩服,主要是这家伙玩啥都能玩出境界,他对摄影的研究非常深入,宗曦观片会带出了很多摄影爱好者,他不在淘宝了,这个组织还活跃至今。在这里也有必要提一下,这两年淘宝的技术团队飞速发展,我对几位老板们也有了敬佩之情。技术团队成立了技术委员会执掌技术的发展方向和人才的评估,成立了性能、稳定、成本、用户体验等各个小组,招募了专业能力非常强大的人才,分管各重要指标,使整个网站系统的发展越来越健康。这两年淘宝的技术也逐渐走向开放,有了面向开发者的开放平台,也把自己的核心架构和中间件都开放出去了,甚至把我们做的低功耗服务器的硬件结构都变成了开源的。淘宝前些年从开源社区获得了不少技术,现在我们真心实意的开始回报社区了。同时我们也向前延伸我们的触角,跟着公司HR一起走进学校,在浙江大学成立了浙大淘宝俱乐部、在大连理工成立了大工淘宝俱乐部,并送去了不少优秀课程,也给同学们做了我们提出的实验性项目。我们也跟着集团,与ACM中国区组委会一起举办了夏季论坛和预选赛。让学生亲近了企业,也让我们的研发部门亲近了优秀的学生。今年上半年我还纠结在培训的本质是什么这样的问题,想的多了,做的少了。主要是姑娘们在干活,她们发挥了强大的能量,组织了四百多次培训,反馈和辅导的讲师也有三百多名。给我们研发部每个工程师提供了差不多人均14个小时的培训。我从《ASTD美国培训和发展论坛2009年度报告》中了解到,美国培训做的比较好的企业中,人均培训时长在19个左右,而天朝的企业中被统计到的有培训的那些,平均不到5个小时。而从培训管理员人均产出量来看,我们超过了美国2009年的数据。在我讲概念和数据的时候,姑娘们已经开始在研究细节了,研究桌椅怎么摆放比较合理、学员怎么邀约会有比较高的出席率、讲师在课堂上容易出现哪几类问题、PPT的字号多大在后排能看得清她们把培训的工种逐步细化,每个环节都作出了操作指南,也有了很多知识的沉淀和经验的总结。姑娘们,你们很棒!那么培训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?经过老板提点,我们认为培训的本质是:通过知识的流转,促进员工的成长,进而推动公司业绩的提升。那又有老板问了你们怎么证明自己的工作提高了公司的业绩?这个,是个好问题,呵呵有一天我听到农夫山泉的一个广告,说我们不生产水,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,我灵光一闪、再闪我们不生产知识,我们是知识的搬运工。我们搬的越多,别人接收的越多,我们的价值就越大。我不知道我这瓶水是拯救了饥渴的生命还是呛到了谁的肺,但我知道他一定有价值。老马说过,唯一的不变就是变化,年中晋升之后,公司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淘宝一拆四,变成了淘宝网、一淘网、淘宝商场和共享业务平台,我变成了共享业务平台的人,然后共享业务平台又拆分了,我变成了集团的人。跟我们一起变的还有成立不久的产品大学和运营大学,三个大学顺理成章的统一了,变成了淘宝学院,以前的校长成了院长,我就荣升为技术大学的校长。人多了,可以集中资源办大事,但层级不需要这么多,而我做的这事,说是P或者M都可以,而且一个被人说是老好人的M估计也没大前途。于是我转了,变成了P7。头衔是培训专家,属于专家教授的级别了。7年了,我的头发越来越少,化学博士同事推荐的施华蔻也不管用。付出了7年的青春,也得到了不少,除了钱之外,最珍贵的就是认识了一帮牛人,结交了几个老友,有了一段足以吹牛逼的经历。

产品分类CATEGORY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全国服务热线:

地 址:
电 话:
传 真:
邮 箱:

友情链接:  澳门永利网站_澳门永利娱乐网站_澳门永利注册网站 澳门永利平台_澳门永利平台网站_澳门永利娱乐注册 澳门永利注册_澳门永利注册开户_澳门永利平台注册 澳门永利赌场_澳门永利赌场注册_澳门永利平台注册 澳门永利娱乐_澳门永利娱乐开户_澳门永利娱乐网站 澳门永利集团_澳门永利网址平台_澳门永利注册网站 澳门永利开户_澳门永利开户网址_澳门永利开户平台 钻石赌场_钻石赌场网址_钻石赌场官网 钻石娱乐_钻石娱乐网址_钻石娱乐平台 澳门钻石网址_澳门钻石网址注册_钻石赌场网址 澳门钻石网站_澳门钻石官方网站_澳门钻石娱乐官网 澳门钻石官网_澳门钻石娱乐官网_澳门钻石官方网站 澳门钻石平台_澳门钻石娱乐平台_澳门钻石网址注册 澳门钻石注册_澳门钻石网址注册_澳门钻石官方网站 澳门钻石娱乐_澳门钻石娱乐网址_澳门钻石娱乐开户 澳门巴黎人网站_澳门巴黎人官网注册_澳门巴黎人赌场网站 澳门巴黎人平台_澳门巴黎人注册平台_澳门巴黎人注册娱乐 澳门巴黎人注册_澳门巴黎人注册网址_澳门巴黎人注册平台 澳门巴黎人赌场_澳门巴黎人赌场网站_澳门巴黎人赌场注册 澳门巴黎人娱乐_澳门巴黎人娱乐网址_澳门巴黎人娱乐平台 澳门巴黎人集团_澳门巴黎人注册平台_澳门巴黎人赌场网站 总统网址_总统娱乐网址_澳门总统娱乐网址 总统平台_澳门总统平台注册_澳门总统官网 总统注册_澳门总统注册_澳门总统注册网站 总统娱乐_总统娱乐网址_澳门总统娱乐网址